在我老爹跟大舅一陣簡訊往返之後,我想事情總是要從頭交待起。外婆家的事總不是前天發生、昨天處理而今天生效的。而這其中牽連的,何止是一家人的事而已。留下記錄,也讓想要尋找答案的人一段蛛絲馬跡。


如果像先前文字,則我認為無需再談。若要談,不應把事情截頭去尾的說。


阿媽家的事,並不是大舅出聲要求移牌位才有的,牌位也非我們請師公去安置在阿媽家。若真要說,老媽和奶奶的牌位,實際上是落難到阿媽家,而當初也只是被收在神桌底下的格子裡。

黃寶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